中國文明網總站     聯盟網站
  

連線武漢|看,那些奮戰在“超一線”的江西南昌95后護士

發表時間:2020-02-28 09:13:00   來源:南昌文明網         字體:[][][]  [打印]  [關閉]

 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腫瘤中心,距離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僅僅500米,這里被稱為抗疫的“風暴中心”。

  2月13日,來自江西南昌的兩支整建制隊伍——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141名、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137名醫護人員,接管了這里兩個重癥病區。

  在與病毒直面交戰的過程中,除了經驗豐富的醫護人員,還有一些資歷尚淺的95后,他們雖稚氣未脫,但依然義無反顧、奮勇向前,書寫當代青年人的擔當,成為疫情防治的重要力量。近日,記者連線武漢,采訪到了其中三位江西95后護士,聽他們講述“超一線”的戰“疫”故事。

   胡芷君:把武漢拯救下來,就可以吃好多東西了 

  今年25歲的胡芷君是個直爽、開朗的女孩,在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規范化培訓了兩年后,2019年定科在消化內鏡中心。盡管正式上班才三年,聽說醫院在征集前線護士時,她毫不猶豫地報了名,她笑著說自己身體很壯。

  2月12日,胡芷君隨隊奔赴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腫瘤中心,整支隊伍接管了該院腫瘤中心z14病區。這里距離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僅僅500米。

  “我沒有怎么擔心,我覺得我身體壯,我就覺得應該來。”其實,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象湖院區組建隔離病房后,胡芷君就報了名,但是由于沒有急診經驗沒去成。“報名來武漢,醫院說要普通科室護士和ICU護士,我說我肯定要來的。”

  會擔心自己經驗不足嗎?“我在ICU待過,這些我都會,我覺得我有能力可以做好這個事,不會可以請教老師嘛。”

  “怕還是有一點,但是每次進去的時候都覺得好興奮,老師們都說我初生牛犢不怕虎。”胡芷君言語之間十分激動,“你知道嗎?我覺得是來拯救他們的人,我覺得自己在做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,使命感超強。”

  2月14號下午4點,胡芷君和隊友們作為第一批隊員進駐隔離病房,當天晚上,他們接收了49個病人。因為病人太多,本來10點下班,拖到了凌晨12點多下班,消毒、脫隔離衣、洗澡,執行完嚴格的程序后,到酒店已經凌晨2點多。

  “當天從中午12點吃完午飯后,一直沒吃飯,胃受不了了,有一個老師就吐了。還覺得很喘憋,很難受,說話都費勁。”這是胡芷君的穿著防護服在隔離病房初體驗,她笑著說,“我本來還覺得我身體挺壯的。”

  2月26日,胡芷君介紹,目前z14病區有60多張床位,今天住了57個病人,三個護士一小組,大概要照顧20個病人。“我的工作是做好感控,病人生活護理,打掃護士站衛生。還要幫小組成員上藥、換點滴,做一些基礎護理。”

  “來的時候瞞著父母的,我爸媽知道我沒心沒肺、大大咧咧的,所以爸媽知道后也非常擔心,但是我在這肯定會保護好自己。”胡芷君有些哽咽,“我盡量不跟他們講話,他們一直打視頻電話,我沒接,我怕會忍不住會哭,我不想讓他們看見我哭,我就微信報平安。”

  疫情結束后想做什么?胡芷君飛速蹦出四個字,“想吃東西”,說完她自己也笑了。“武漢菜一點都不辣,把武漢拯救下來,就可以吃好多東西了。”

  楊悅雯:我是來救人的 不是來被照顧的 

  “你才剛剛轉正,能行嗎?”

  2月12日,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征集醫護人員奔赴武漢,楊悅雯立即報了名,面對護士長的擔心,楊悅雯說,“相信我,我能行。”

  楊悅雯不到23歲,是南昌大學二附院甲狀腺外科的一名護士。報名前,她并沒有征求父母的意見。但她的行動一直被母親所影響。楊悅雯的母親是一位工作了30多年的護士,從小,楊悅雯就被"救死扶傷"所耳濡目染。

  “當時也不是完全沒有猶豫,畢竟傳染性比較強,但也沒想太多,就報名了。”楊悅雯說,“因為國家需要,報了名后就選上了。”楊悅雯語調平淡,她說,自己的性格比較“馬虎”、“不太愛說話”。但是在武漢,楊悅雯也在悄然變化。

  楊悅雯談起了來到武漢后上班第一天的一個小插曲,“第一次穿防護服,當時,我的護目鏡出現了問題,漏氣了,只能脫下來重新換一套,相當于浪費了一套衣服。”楊悅雯對自己有一絲懊惱,她說,“"我雖然是年紀最小的,但我到這不是為了讓別人照顧的,我不能成為大家的負擔。”

  “在這里不能有絲毫馬虎,自己也要更細心一點。”從第一次穿上防護服的不熟練、不適應,慢慢地,楊悅雯適應了在隔離病房的工作。

  “充實中夾雜著一些感動,不累也是不可能,雖然一個班次是4個小時,但是包括準備等工作至少得7個半小時。”楊悅雯說,“工作量沒有以前醫院工作量大,但是穿著防護服,操作起來變得困難一些。”

  “你今天吃的怎么樣?冷嗎?有哪里不舒服嗎?”在重癥病房,不太愛說話的楊悅雯主動地關注患者,跟患者聊天,去安撫他們,希望給他們更多幫助。

  進駐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腫瘤中心Z15病區已經半個月了,談起自己最大的感受,楊悅雯說,“覺得自己責任心更重了,很多患者除了身體上的不舒適,患者還有心理上的焦慮不安,安慰好他們也是很重要的。”

  2月27日,楊悅雯護理的三個病人治愈出院了,楊悅雯很開心。

  劉駿國有難,男孩子就應該沖在最前面 

  駿出生于1997年,是一名男護士,隊伍中年齡最小的一員。

  2018年,駿進入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急診、ICU等科室規范化培訓,工作將要滿兩年的他毅然請纓出戰。

  生活中的駿開朗、陽光,喜歡追星,看起來有些稚嫩,喜歡曬照耍酷的他有著一頭秀發,去了武漢,他二話不說剃了寸頭。

  “畢竟資歷最淺,剛來的幾天,確實有點擔心,擔心自己做不好。”駿說,但是他相信自己在醫院所學,“而且男孩子體力各方面會有點優勢,尤其是穿著防護服的情況下,這個時候更需要我們。”

  “我甚至比一些老師的孩子還要小,在很多老師眼里我就是97年的小朋友。但是我畢竟一直在一線,從內心覺得,國有難,我們男孩子就應該沖在前面。”

  每次進隔離病房前,駿都會在手套上寫下四個字:平安、細心。“保護好自己,才能幫助更多的人,做任何操作,都要細心再細心,病人的希望都放在我們身上。”

  雖然是個身高一米七五的陽光大男孩,但他內心十分細膩,有些感性,“在隔離病房我護理了一位老奶奶,老奶奶總是對著我說,‘小伙子你離我遠點’,讓我覺得很心酸,這個時侯老奶奶還在為我們考慮,我趕緊安慰她說沒關系。”

  駿可以說出護理的每一個患者的具體情況,“73床小姐姐,馬上就可以出院了,她說‘在你們來之前,你知道我有多絕望嗎,你們就像夜晚中的燈光’。”他忍不住感慨,“因為我們的到來,給了他們更多希望。”

  出發前一晚,為了告訴父母實情,從來給媽媽打電話的駿這一次電話撥給了爸爸。“因為擔心媽媽更脆弱,怕媽媽會特別擔心,所以當時就先跟爸爸說了。”

  今年4月份將迎來駿的23歲生日,他許了今年最大的愿望:“希望我生日的時候,武漢櫻花盛開,我們可以凱旋。”(中國江西網)

責任編輯:熊武返回頂部
20选5走势图